人参药性及功效探析

来源:山东中医药大学学报   作者:刘敏   发布时间:2020-2-4


从方剂配伍探讨人参药性


论人参之功,早在《本经》言:“补五脏。”唐·甄权 《药性论》以彰其说:“补五脏六腑,保中守神。”明·缪 希雍《本草经疏》认为其:“补五脏,盖脏虽有五,以言乎生气之流通则一也,益真气则五脏皆补矣。”明·张 景岳《本草正》谓:“扁鹊曰,损其肺者益其气,须用人参以益之,肺气即旺,余脏之气皆旺亦。”亦有以补肺 气立论者,如明·徐彦纯《本草发挥》言:“东垣曰:人参甘温,能补肺中之元气,肺气旺则四脏之气皆旺, 肺主气故也。”清·严洁亦将《本经》之言发挥,在《得配本草》谓:“人手太阴经气分,能通行十二经,大补肺中元气,肺气旺,四脏之气皆旺。” 


综诸家之言合而论之,补五脏之意有二:一是仅针对某一经、某一病证及配伍后所起到的作用而言;二是依据脏腑生理功能关系,进行配伍后所起到作用而言。 在补益五脏方面,如《太平惠民和剂局方》之参苓白术散,治脾胃气虚挟湿证。 此方是在四君子汤的基础上加山药、莲子、薏苡仁、扁豆、砂仁、桔梗等渗湿止泻、调理气机之品而成。 补气健脾之中,兼有渗湿和胃止泻以及保肺之功,适宜于脾胃气虚,湿浊内生之泄泻证,并可用于肺脾气虚之痰咳证,体现了“培土生金”之法。 方中人参即是同诸药共行益脾肺之功。《太平惠民和剂局方》之十全大补汤,以四君合四物加黄芪、肉桂各等分的用量治男子、妇人诸虚不足,五劳七伤。 方中以人参大补元气, 合黄芪、白术、茯苓、炙甘草补脾益胃,以资后天之本、生化之源。 与诸补血药合用即是气旺血生之意,肉桂温肾助阳,鼓舞气血生成,此为阳生阴长之意。《圣济总录》人参丸,方中人参合蛤蚧补肺肾,与诸药合用以治年深喘嗽,睡卧不宁。《千金要方》之五补汤,治五脏虚竭,短气,咳逆伤损,郁悒不足。《千金方衍义》释之:“五补者,补五脏诸虚不足也。肾为五脏之根,五味收摄右肾命门之相火,固蜇封藏不使精气妄泄。胃为五脏之母,人参入胃,先补肺气,肺 气旺则四脏之气皆旺,故《本经》言补五脏、安精神、定魂魄。得麦冬,交通肺肾而通上下津液;得桂心,交通心肾而通上下气化;得甘草,引入脾经而敷化精微;得小麦,滋培肝气。且助以粳米而生发清阳,又须枸杞根皮散三焦之虚热,薤白、生姜泄胃中之滞气,滞气散而正气安,五脏皆受荫矣。” 


其次为针对某经、某一病证所起的治疗作用,如《太平圣惠方》人参润肺汤,主治肺气不足,喘急咳嗽不已。《鸡峰普济方》补心汤,用治心气不足。 另外,即便是用治某一经病证也常需配伍应用。如《太平圣惠方》人参丸,人参同茯神、远志、菖蒲、龙齿治心气不足,多惊悸,耳目不明,健忘。《圣济总录》大麻 仁丸,人参同决明子、车前子、黄连等清降之药同用 泻肝热,治目赤。《银海精微》之八珍汤,人参同黄芪 及诸补血养肝之药用治虚损血苦,上攻眼目涩痛。人参可补气、血、阴、阳。 明·张景岳《本草正》:“人参,气虚血虚俱能补,阳气虚竭者,此能回之于无何有之乡;阴血崩溃者,此能障之于已决裂之后。 惟其气壮而不辛,所以能固气;惟其味甘而纯正,所以补血。 以气血相较,则人参气味颇轻而属阳者多,所以得气分者六,得血分者四,总之不失为气分之药。” 清·陈士铎在《本草新编》概况说:“味甘,气温,微寒,气味俱轻,可升可降,阳中有阴,无毒,乃补气之圣 药,活人之灵苗也。能入五脏六腑,无经不到,非仅入脾、肺、心而不入肝、肾也。 五脏之中,尤专入肺、入脾。 其入心者十之八,入肝者十之五,入肾者十之三耳。 世人止(只)知人参为脾、肺、心经之药,而不知其能入肝、入肾。”观诸家之言,人参之用可为广益 脏腑,五脏兼调,无所不入,可升可降。 


标签:人参,

相关产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