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参有效单体对活化的肾系膜细胞株的影响

来源:四川中医   作者:王东 张江 陈刚 何立群   发布时间:2020-3-25

人参为五加科植物人参的干燥根,野生品称“山参”,栽培品称“园参”,主产于吉林、辽宁、黑龙江三省,以吉林抚松县质量最好,称吉林参。秋季采挖,园参洗净后经晒干或烘干,称“生晒参”;蒸制后的干燥品,称“红参”;加工断下的细根称“参须”。切片或研粉用。其味甘、微苦,平,归肺、脾、心经,首见于《神农本草经》,是我国特产珍贵药材之一。古代医药学书籍对人参的功效做了详细记载,并给予高度评价。《神农本草经》 记载人参:“补五脏,安精神,定魂魄,止惊悸,除邪气,明目,开心益智。”《本草汇言》言其:“补气生血,助精养神之药也。”《医学启源》引《主治秘要》称其有: “补元气,止渴,生津液。”目前人参的化学成分主要含人参皂苷、多糖、挥发油、氨基酸、微量元素、维生素及有机酸、人参黄酮类等成分,大多数为达玛烷型皂苷,如人参皂甙 Ra、Rb、Rc、Rd、Re、Rf、Rg、Rh 等。其功效为大补元气、复脉固脱、补脾益肺、生津、安神、益智,对中枢神经系统、循环系统、内分泌系统、免疫系统、造血系统、抗衰老和抗肿瘤等多方面均有一定的药理作用。

祖国医学没有“肾纤维化”一词,但各种慢性肾脏疾病最终可因久病伤正而导致正虚邪实,变生他证,出现“水肿”、“癃闭”、“虚劳”,甚至“关格”,这与现代医学对该病病程的认识颇为一致。肾纤维化以本虚标实为主,即肾虚是肾纤维化形成的根本,贯穿于肾纤维化疾病的始终。而在邪实方面,大多数医家认为以水湿、湿热、瘀血、痰浊和浊毒为主。古人认为“肾病多虚证”,现代医家也赞同这一看法,把肾虚看成是一切肾脏病发病的病理学基础。中医学认为,肾虚证形成的原因,通常可以归结为两个方面: 一是先天禀赋不足,二是由后天因素引起。纵观五脏六腑, 肾病与脾肾二者关系最大。正虚以脾肾两虚为主,这符合中医“肾为先天之本,脾为后天之本”的基本理论。与现代医学对肾脏疾病中导致肾纤维化各种因素的认识也是一致的。譬如,脾肾两虚—体液及细胞免疫功能紊乱;固摄失司,脾失健运—蛋白质等精微物质随尿流失,尿蛋白持续存在,低蛋白血症及脂质代谢异常等, 均可造成肾功能持续损害,加重肾小球及肾间质的炎症反应并促进其纤维化。

人参具有大补元气、补脾益肺等功效,可有效防治肾纤维化。实验研究发现: 人参的有效单体人参皂苷 Rb1 能显著减少 UUO 大鼠胶原在肾间质的沉积,改善肾脏病理损害,拮抗 RIF;同时呈剂量依赖性地抑制了 TGF-β1 刺激的肾小管上皮细胞内的活性氧水平的升高和细胞外基质的增加,其作用机制可能与降低 p47phox 的表达有关。最近的研究表明人参的有效单体人参皂苷 Rg1 具有明显延缓 UUO 大鼠肾组织纤维化的作用,其机制与其抑制 TGF-β1 的表达有关。进一步研究发现: 人参皂甙 Rg1 在 10、20、40mg/L 剂量下部分逆转了 TGF-β 刺激后肾小管上皮细胞形态学的改变,降低了胶原和纤连蛋白的增加;亦能抑制 TGF-β1 下游信号分子P-ERK1/2 的表达,抑制肾小管上皮细胞转分化,减少 ECM 的积聚,延缓 RIF。人参的有效单体人参皂甙 Rg3 对人成纤维细胞增殖有明显的抑制作用,并可诱导其凋亡。


标签:人参,

相关产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