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参皂苷CK 辅助治疗原发性肝癌的临床观察

来源:医学综述 2013 年 8 月第 19 卷第 15 期  作者:赵会芬


       原发性肝癌是病死率居第三位的恶性肿瘤,严重威胁人类的生命及健康,又因其发病匿,许多患者在发现时已错过手术治疗的机会。肝动脉化疗栓塞术是目前非手术治疗原发性肝癌的首先选出方案,临床应用广泛,但因其不良反应(如应激反应、所灌注化疗药物的不良反应)及肝脏、免疫功能损害等对患者的预后及生活质量产生很大影响,限制了其临床应用。人参皂苷CK具有抗炎、抗肿瘤、保护肝脏、减轻骨髓抑制、改善免疫功能等效。本研究观察了人参皂苷CK 联合TACE对原发性肝癌的临床疗效及作用机制。

        原发性肝癌是一种发病率和病死率都极高的恶性肿瘤,手术治疗是其首先选出方法,但由于其发病隐匿,大部分患者治疗时已错过手术时间。对于不能手术的患者治疗目前国际尚无统一规范,常用的方法有化疗、局部消融治疗、放疗等方法,但有效率都不高。TACE是目前公认的治疗原发性肝癌的有效手段,能阻断瘤体血供,抑制肿瘤生长,使瘤体缩小而获得手术切除的机会; 提高患者生存率; 提高局部化疗药物浓度增强抗肿瘤效应,减轻全身不良反应; 控制肿瘤所致的出血等。因此,其在临床上应用广泛,是非手术治疗原发性肝癌的首先选出治疗手段。但TACE亦有许多不足之处,有研究发现TACE可导致正常肝组织损伤,使ALT水平升高,Child-Pugh分级改变; 次治疗后免疫功能受到抑制,表现为T淋巴细胞亚群抑制,CD4+ 数量下降,CD4+ /CD8+ T 比值倒置,NKC数量下降等,使原发性肝癌患者的免疫功能进一步下降,无法有效地抑制肿瘤的发生、发展与转移,加大了肿瘤进展的风险; 此外,TACE的并发症以及介入药物所带来的不良反应也限制了其临床用。针对以上问题,目前国内外采取的措施仍集中于术后针对单个症状的对症治疗,综合治疗及预防工作开展极少。

        人参是我国传统的名贵中药,药理作用十分广泛,可以影响机体许多器官和系统。人参皂苷是人参的主要活性成分,在癌症的预防和治疗方面具有较高活性。近年来有关人参制剂及人参皂苷用于原发性肝癌的治疗特别是辅助TACE的治疗作用多有报道。应用人参皂苷联合TACE治疗原发性肝癌与单纯采用TACE组比较,可提高实体瘤近期疗效,提高 KPS 评分,明显减轻化疗药物毒性反应,并能改善TACE后肝功能损伤和免疫功能下降等 症状。人参皂苷联合地塞米松可有效防治 TACE术后综合征。此外,像膈下逐瘀汤、养正消积胶囊等人参制剂在单独或辅助TACE 治疗原发性肝癌方面的功效也得到了证实。

       人参皂苷CK 是原人参二醇型人参皂苷经肠道微生物转化而成,是人参皂苷在体内是被吸收和发挥活性作用的实体。许多研究证明,人参皂苷CK能抑制肿瘤细胞增殖,促进肿瘤细胞凋亡,抑制肿瘤细胞的侵入和转移,并能提高化疗药物对肿瘤细胞的敏感性,减轻其对正常细胞的不良反应。动物实验证明,人参皂苷CK对于肝损伤具有较好的保护作用; 并可提高细胞免疫及体液免疫从而提高机体抗肿瘤能力。

        本研究证实,人参皂苷CK辅助 TACE治疗原发性肝癌在实体瘤近期疗效、患者生存质量(KPS评分)方面明显优于单纯TACE治疗组,并可降低TACE 后患者肝损伤、免疫功能以及TACE介入化疗药物的不良反应,试验结果与上述文献报道一致。

        总之,人参皂苷CK人参皂苷活性作用的实体,具有良好的水溶性,其抗肿瘤和增强免疫活性是所有人参皂苷中较强的,与其他人参皂苷单体比较优势明显,适宜作为抗肿瘤药物开发。与其他人参皂苷类及临床大多数辅助治疗药物相比,人参皂苷CK 介入具体抗肿瘤药物治疗方案,有助于建立效率高的肿瘤治疗模式,挖掘现有治疗手段和药物的治疗潜力,在原发性肝癌的治疗,特别是辅助 TACE 治疗原发性肝癌中具有良好的应用前景。


标签:人参,

相关产品